湖南最大的铁路交通枢纽城市将迎来大发展

湖南是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,铁路交通较为发达,铁路干线贯穿湖南省东西南北。但湖南最大的铁路交通枢纽城市却不是长沙,而是株洲。

株洲古称建宁,是长株潭城市群三大核心之一,素有“被火车拖来的城市”之称,京广、浙赣、湘黔三条骨干铁路线的在此交汇,不止是湖南最大的铁路枢纽,也是全国最重要的铁路节点之一。而近期株洲市将要迎来它的第5区。

株洲县位于渌口镇,北距株洲市区仅15公里,两地正慢慢融城组合成为大株洲市。在2017年7月初,株洲县撤县设区初步方案已通过,株洲县将成为株洲市的第五个区,新区名暂定为渌口区。

株洲县地处湖南发展重心经济带中枢,居长沙、株洲、湘潭城市群南缘。地理位置得天独厚,自古为湘东重要门户,扼中原通往广东沿海之咽喉。县城距江南工业重镇、最大的铁路交通枢纽株洲仅15分钟路程,社会、经济、技术均与长、株、潭城市群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,广自然资源、矿产资源和旅游资源广博丰富。

株洲县因境内渌水东来,湘江北去,故雅称"渌湘"。京广铁路、京珠高速公路、省道1815线、湘江航运在纵贯南北,湘赣铁路、三二0国道连通东西。全县公里通车里程581公里,实现村村通公路,路网密度达到每百平方公里44.7公里,居全国先进行列。

株洲县境内奇景异观举不胜举。恬淡宁静的大京风景区是休闲度假的胜地,其内有八景缀饰的婆仙岭,有水清如镜、鹤鸣鱼跃、花草萋萋、景色可餐的京水湖。悬于湘江西岸的空灵寺,古朴典雅,风光幽胜,与南岳庙、岳阳楼并称湘江三圣地,集自然风光、人文景观于一身,分外端庄、绮丽。县城南端有朱亭森林公园,人工林海,饮誉海内外。此外还有伏坡岭、百圣寺、昭陵、建宁古城、空洲等名胜古迹。

住八宝镇上的河滨一号,我睡得很沉,当闹钟铃声不依不饶地将我轰醒时,我不得不拉开帘子,便有亮光猝不及防地顺着我的手涌进来,同时涌进的,还有那些雨丝。

雨丝粗壮,像壮家汉子的腰板,挺得笔直,将我眼前的窗户打得脆响。站在雨里的镇宣传员小梁说,今天我们要去河野,一个美丽的壮族小村。说完,他男孩似的酒窝便在雨中荡开去,将我的思绪漾向了远方,蓝天白云下,宁静的村子偎在山前,小河水满载孩子们的笑声,问候着古老的水车向前奔去……

才出八宝集镇,便有明晃晃的阳光袭来,我揉着眼睛,努力撵走恍惚,寻找先前的雨丝。一回头,视觉便撞上身后渐行渐远雨丝的腰板上,前方,带着新鲜水滴的车印痕笔直地伸向天外,努力将身后雾气腾腾的雨帘丢在集镇,于是,便有喧嚣围着思绪迷失在雨中。

河野村出现得有些突然,才一触目便冲破思绪撞在了我的心上,才平静下来的心忽地悸了一下,建在两山间的寨门雄伟地道,带着壮家人的热情将飞溅的小瀑水和我们迎进了村中。说是小瀑布,其实是八宝镇随处可见的小河水,只不过行至河野村时,迎头撞上了雄壮巍峨的山,于是,在千回百转后,河水找到了山外通向河野村的洞,一泻而下,将满腔的激情和脆生生的浪花飞溅开去。此时,飞瀑入耳,四溅开去的水花在明媚的光下晶莹透亮,映满每一个人的笑脸。飞瀑的不远处,一垂钓者静坐河旁,将我们的视线和时间钓在了他的杆上,没见诱饵,我却如垂诞欲滴的鱼儿,沿着田梗、顺着钓杆,步步游进。

终竟没能上钩,一场突袭而至的雨将我从恍惚中惊醒。同行的作家朋友撑伞过来,想为我和手中的相机撑起一片艳阳天,雨嫉妒着,不停地抖动腰身从山外追撵过来,我们一行便飞奔进河边在建的小砖房下。尽管朋友的伞不停地向我倾斜,可那夹着风的雨丝还是不管不顾地袭到身上,从美景中醒过来的身子有些凉,微湿的衣服,贪婪地吮吸着身侧朋友的热气,此时,我们不只是自己,还是一群雨中抱团取暖的人,犹如不远处的那群鸭。

它们先是在突袭而至的雨中惊慌急走,忘记了嘎嘎呼救,先后游到了一棵树下,抱成一团。几秒后,又马不停蹄跳出河面。上岸时,我就站在它们的右侧方,仅隔一畦墨绿的稻田。雨中的稻苗多美呀,泛着香,透着亮,将那群上岸的鸭儿遮得透透实实。突然,一只乳白的鸭儿跃出稻叶面,双翅展开,似在跟稻田另一侧的我们打招呼,紧急着,灰的、黑的,他们不停跃过叶面,拍打双翅,跟我们嗨的同时,便有透亮的水珠儿四散开去,清凉地撒在我们一行人的心上。

雨后的山透亮、精致,淡然地映在小河水里,让我有些搞不清是走在山里、还是河边,直到接龙桥的横空出现,我才惊叹,原来山在水里,水在山里,而我们醉在文学的梦里。此时,接龙桥接起的,不仅是山水,还有我们一群人的情谊。于是,我们嘻笑着,在接龙桥上合影,合影里,除了清纯的空气、秀丽的山川和古朴的小桥外,还有那一群被打扰的鸭子,正毫无掩饰地荡漾开去,击起河里一池的水花……

作者:韦延丽 编辑:杨焱 责编:恩华溶

你所看到的,也许正是别人需要的!

湖南最大的铁路交通枢纽城市将迎来大发展